返回

狼牙[出书版]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分卷阅读8
    放心,皇上要的人,臣定会双手送到皇上面前。」
    「但他的功夫好像很高。」
    「那两人可是天下有名的杀手,他们连手,那人的武功再高也不会是他们的对手。届时,让他们废了那人的武功,皇上要怎么做,他还不是只有听从的份?」
    「那……那朕就交给皇兄了。」
    「皇上放心,臣马上去办此事。」
    「好,好。」
    邬三友走后,邬莫吉瘫倒在龙椅上,他豁出去了,此事只能成功,绝对不能失败。
    眼前又冒出了那张脸,邬莫吉的心怦怦怦直跳。
    「如初,这大过年的就不要穿白衫了,太素了,穿这件吧。」
    「……」
    「这件衬得你的脸色好多了,就这件。」
    不由分说,邬夜雷为卓如初穿上他一早就让人定好的一件大红的衣衫。卓如初活了三十年哪里穿过这么艳的衣裳,盯着那身红衣,他只想扯掉。
    「如初,今天过年,你得听我的。」
    轻啄了一口卓如初的唇,邬夜雷贪婪地看着对方,没想到只不过是换身衣裳,如初就能展现出另一种别样的风情,令他着迷不已,真想以后就让这人穿红衣了。不过邬夜雷也知道自己是痴心妄想,而且穿红衣的如初他更不想让他出门了。
    感觉如初是要嫁给自己,邬夜雷神魂荡漾,恨不得把对方拖到床上去温存一会儿。
    「王爷,宫里来人,请王爷进宫。」
    邬夜雷拧了眉:「有什么事不能等过了年再说!」
    大天道:「好像是太后病了,请王爷进宫去瞧瞧。」
    「母后病了?」想想自己这阵子对母后确实太过冷淡,邬夜雷道:「备车,本王进宫。」
    「是。」
    叹口气,邬夜雷看向卓如初:「我进宫去看看,若母后的病不严重,我就早些回来,若重的话……我晚上一定陪你吃年夜饭。」
    「不必,太后的身子要紧。」卓如初想了想,又道:「不要让大天和小天离开你。」
    邬夜雷情不自禁地吻住卓如初,好半天后,他才放开对方,哑声说:「我会随时带着他们,不要担心我。」
    「小心无坏事。」
    「好。」
    不舍地离开卓如初,邬夜雷匆匆出府上了马车,在他离开后,卓如初如常的又没了影子。
    一进宫,邬夜雷就被人拦了下来,是邬莫吉身边的一位太监,那人说:「王爷,皇上请您过去。」
    「本王要去看母后。」
    「王爷,皇上请您过去就是为了太后娘娘的病。」
    难道母后的病很严重?邬夜雷的心直往下沉,问:「皇上在哪?」
    「皇上在寝宫等着王爷呢。」
    「去皇上的寝宫。」
    按照规矩,男人不得随意出入后宫,邬莫吉没有册封皇后,可妃子却不少。原本邬夜雷只能独自前往,但他记得卓如初的吩咐,带了大天和小天进入了后宫,反正他是霆王,别人也不敢多说什么。
    到了邬莫吉的寝宫,大天和小天在门口被拦了下来,邬夜雷对守卫说:「他们是本王的贴身侍卫,要时刻跟着本王。」
    「王爷,他们只能在外头候着,而且王爷您的剑也要取下。」
    邬夜雷盯着那名面生的侍卫瞧了两眼,又看了看四周,很多陌生的脸孔,他沉声道:「本王见皇上从来都带着剑,为何今日偏偏要取下?你是谁?本王怎么从未见过你?」
    「属下是刚刚入宫的,王爷自然没有见过。属下要保护皇上的安危,还请王爷您能行个方便。」
    「你算个什么东西,本王要给你行个方便?」
    邬夜雷向后退了几步,大天和小天握住了腰间的剑。邬夜雷小心观察了下四周,道:「你去告诉皇上,说本王来了,本王要带着剑和人一起进去,皇上若不同意,那本王只好直接去见母后了。」
    为何皇上身边的人换了他却不知?邬夜雷暗自小心了起来,不对劲。
    这时,一道声音传来:「霆王意图刺杀皇上,拿下他!」
    邬夜雷定睛一瞧,咬牙:「邬三友!」
    「拿下他!」
    刚才拦下邬夜雷的那名侍卫突然从背后抽出一把刀,照着邬夜雷就砍了下来。
    「当!」
    已有警觉的邬夜雷抽剑挡住了那把刀的攻势,大天和小天马上明白出了什么事,执剑朝那名侍卫刺了过去,嘴里大喊:「王爷!您快走!」
    「邬三友!原来是你这个王八蛋!」
    邬夜雷的骂声刚落,有什么重重地刺在了他的后心窝上,邬夜雷转身,他身后还有一人!而他竟然不知此人是何时出现的!
    那人同样也是一身侍卫打扮,原本他手里的剑应该已经刺穿了邬夜雷的心脏,可剑尖却被什么挡住了,愣是连邬夜雷的肉都没戳到。
    那名侍卫愣了一下,侧身快速躲开邬夜雷的攻击,喊道:「他身上有防身之物!砍他的脑袋!」
    「王爷!快走!」
    「大天!」
    邬夜雷的双眼充血,拿刀的那名侍卫一刀砍在了大天的肩膀上。
    这时,几百名禁卫军从寝宫的四周涌出把三人团团围了起来,但可怕的不是他们,而是那两名可疑的侍卫,他们根本不像是普通的侍卫,更像是杀手。不一会儿小天也受了伤,要不是邬夜雷穿着金刺猬,刚才那一剑他就已经见阎王了。
    「当!」
    又是一声清脆的碰击声,砍向大天的刀被一颗石子弹飞了出去,这一异变令所有人都愣在了当场。一抹白色的身影落在大天的身前,砍杀大天的那名禁卫军脖子上瞬间喷出了血。
    「少爷!」
    大天和小天握剑的手发抖,是见到来人的轻松。
    躲在角落里的邬三友回神,大喊:「快杀了他!」
    话刚落,一柄刀就直奔邬三友的脑袋而去。有人替邬三友挡开了卓如初踢出的刀,那两位提前被邬三友叮嘱过的杀手转而攻向了卓如初。
    依旧蒙着面的卓如初露在外的两只眼睛眼神凌厉,他一手架起受伤最重的大天,把他带到院子里的一处假山前,邬夜雷扶着小天一起退到那里。
    大天虚弱地说:「少爷,您带王爷,快走,不要管,我们。」
    卓如初没有理他,手里的剑已经与那两名刺客缠斗在了一起。邬夜雷点了大天和小天伤口周围的穴道,为他们止血。
    这处假山位于角落,算是比较安全的地方了。邬夜雷扯下自己的腰牌塞到小天手里快速道:「你想办法出宫去搬救兵。」
    小天握紧腰牌,坚定地点头:「王爷就交给属下吧。」
    「要活着。」拍了下小天的肩膀,邬夜雷提剑转身冲到了卓如初的身边。
    在邬夜雷出现后,卓如初专心对付那两位高手,至于那些禁卫军他放心地交给了邬夜雷去对付,以邬夜雷的身手,对付普通的侍卫绰绰有余。
    这厢,邬三友是心急如焚。他明明得到消息只有邬夜雷一人进宫,这人又是从哪冒出来的!
    眼看那两人迟迟拿不下卓如初,邬三友不停地冒冷汗。
    若不能尽快地杀掉邬夜雷,趁邬夜雷的部下来不及反应时夺了他的兵权,一旦消息传出去,他们就毫无胜算了。
    邬三友当然害怕,兵权基本上都握在邬夜雷的手里,包括禁卫军在内。邬莫吉事先单独召见禁卫军统领,趁机杀了他,然后利用他的兵符调开后宫的禁卫军,换上了他们的人,所以邬夜雷才会觉得那些人面生。
    邬三友和邬莫吉抢的是个先机,一旦先机失去了,他们也就完蛋了。
    邬三友在刺杀邬夜雷几次无果后,已经损失了大半的人马,现在这里的是他最后的筹码了。眼看着他的那些人被邬夜雷一个个如砍瓜切菜般结果了性命,他疯狂地冲那两人喊道:「快杀了他!」
    这时有人从寝宫里跑出来急切地说:「皇兄!你不是答应朕不杀他吗?」
    「皇上!不杀他咱们都得死!天下美人何其多,皇上还担心找不着比他更漂亮的吗?」
    「邬莫吉!邬三友!你们找死!」
    一听邬莫吉竟然对卓如初抱着龌龊的心思,邬夜雷气得眼眶都瞪裂了。丢下那些侍卫,他红着眼朝两人冲了过去。
    邬莫吉和邬三友见状,抱头躲进了寝宫。一名杀手挣开卓如初的攻势,拦下了邬夜雷,邬夜雷二话不说举剑砍了下去。
    一人扯住邬夜雷的衣领把他甩到身后,白色的身影挡在他面前冷道:「保护大天!」
    这句话如一盆冷水浇在邬夜雷的头上,他折回大天的身边,还活着的禁卫军没几个了,邬夜雷把满腹的怒火发泄在了他们的身上。
    这个时候,谁都没有注意到原本应该在大天身边的小天不见了。就是那两名高手也没有发现,因为他们忙着应付卓如初,根本分不出工夫去注意其它人。
    从没有人见过卓如初使出全力时是何等的模样,就是左柏舟都没有见过。
    卓如初爱武成痴,但并不争强好斗,他只喜欢在栖风门的山上潜心钻研他的内功剑法。
    当邬夜雷砍下最后一名假禁卫军的脑袋回头去找卓如初时,那一眼,邬夜雷终身难忘。
    卓如初好似学了分身术,就见十几个白影在邬夜雷的眼前使出不同的招式。一名杀手瞪着双眼低头看着从后穿过他的胸膛而出的剑尖,不敢相信自己就这么死了。剑带着血雾从那名杀手的身体里抽出,与那些白影合为一体。
    邬夜雷手里的剑掉了,他捂住脑袋忍不住闷哼了两声,但他舍不得移开视线,双眼死死地锁在那一道道白影上。
    满眼都是纯粹的白色,白了邬夜雷的眼,他眼前的画面渐渐扭曲了起来,那抹白影的头发变成了黑色……
    「邬夜雷,凭什么你一出生就是亲王爵位,而我小心伺候了父皇这么多年,才不过是个郡王!你母妃的手段真是了得。」
    「不许说我母妃!」
    「啪!」
    一巴掌狠狠在了他的脸上,他看不清那人的模样,但只听那人的声音,他就已经恨不得把那人碎尸万段了。
    「父皇太偏心了,他竟然封你做都尉将军!你连人都没杀过,竟然做将军!哈哈,哈哈哈!那我的军功算什么?!那我做的一切算什么!」
    「父皇知道你狼子野心,所以宁愿给我,也不给你!」
    「啪啪……」
    那人被说到了痛处,狠狠抽了他几个耳光。
    「父皇疼你,好啊,我倒要看看你死了父皇还怎么疼你。邬夜雷,别怪二哥我心狠,要怪就怪父皇太偏心,大家同是父皇的儿子,他却只在意你!」
    「唔唔!」
    他被强行灌了一瓶药。
    「八弟,知道这是什么吗?这东西是好东西,它不会让你马上死了,它会慢慢的、慢慢的,一点点地折磨你,让你求生不能、求死不得。只有这样,才能消了我的心头之怒!」
    「我死了也会化成厉鬼拖你一起去见阎王!」
    「呵呵呵,嘴很硬嘛。反正二哥的时间多,就在这里多陪陪你吧,到时候,你可别哭着求我哟,这毒可没有解药。」
    「砰!」
    紧闭的房门被人踢开,一人站在门口,他看清了那人。
    「如初?!」
    「你!你怎么进来的!来人!来人!」
    邬不犹大喊了几声,却没有一个人进来。来人提着的剑尖上滴着血,白衫上也沾了血,他面色平静地走了进来,身前的乌发微微飘动。
    「别过来!你再上前一步我就杀了他!」
    脖子上立刻传来了剧痛,他冲那人喊:「你来干什么!走!」
    邬不犹低头看了他一眼,嘴角扬起了一抹阴笑。屋内还有三名他的亲信,他把匕首交给其中一人:「看好他。」
    「你走啊!走!」
    邬不犹看那人的眼神令他心慌,他急得大吼,可那人却只是瞥了他一眼,什么都不说。
    「看来你就是八弟心心念念的那位师兄了。」邬不犹不怀好意地盯着来人的那张绝美的脸,舔了舔唇。
    「如初!走!你快走!」
    他看出了邬不犹的心思,他已经活不成了,绝不能连累如初!
    邬不犹对手下使了个眼色,有人用绳子勒住了他的脖子,然后一柄匕首刺穿了他的大腿,接着鞭子落下。
    过了会儿,他听到邬不犹说:「不想他死,就放下剑,把衣裳脱了。」
    「邬不犹!你敢碰他我死也不饶你!如初!你走!我中毒了,我活不成了!你不要管我!快走!」
    而那人的动作令他的呼吸瞬间一窒,那人丢了剑,抬手放在了自己的襟扣上,淡淡地说:「不要打他,我听你的。」
    鞭子没有再落下,但勒着他的绳子依然没有松开,邬不犹铁了心要在他死前羞辱他、折磨他。
    「呵呵呵,哈哈哈,八弟,反正你要死了,为兄就替你好好疼他吧。」
    「邬不犹!你不要碰他!」
    「堵了他的嘴。」
    「唔唔唔!」
    「这副身子可真水灵,加一点颜色应该会更好看。」
    邬不犹拿起了鞭子。
    「啪!」鞭子落在了如初的身上,也落在了他的心里。他什么都感觉不到了,就是插在他腿上的那把匕首被人拔出,他也一点都不觉得疼。
    他的眼里只有被邬不犹鞭打的如初,只有那人忍痛的眉心、惨白的脸还有满身的血。鞭子落在卓如初毫无遮掩的赤裸身子上,那一鞭鞭带出的血水染红了他的双眼。
    打累了,邬不犹丢下鞭子:「过来。」
    脚下血渍斑斑的卓如初面色冷淡地一步步艰难走了过去,自始至终,那人的视线都落在他的身上。
    邬不犹一把揪住卓如初的头发,卓如初脚下一个踉跄,摔倒在地。强迫卓如初抬高头,邬不犹的脏手在那人遍布伤痕的身上摸来摸去,而被堵住嘴的他只能撕心地呜鸣。
    邬不犹满意地看着他的愤恨与垂死的挣扎,猥亵地舔着那人带着血珠的耳垂看着他说:「八弟,你这位师兄的滋味看起来很不错,二哥收了。」
    邬不犹残狞的一笑,一手扣住那人流血的肩膀把那人翻身压在了地上。
    「呜呜呜呜!」邬不犹!你放开他!放开他!
    邬夜雷奋力地挣扎着,看着邬不犹解开裤绳,掏出那肮脏的东西,看着邬不犹分开那人的双腿,他从未如此痛恨过自己的无能。
    他的眼前,血红一片。
    而就在下一刻,异变发生。有什么从他的头顶飞过,勒在他脖子上的绳子松开了。一切都发生在眨眼间,他没有听到惨叫声,也没有看到邬不犹不甘倒下的身体,他只看得到如初,他的如初。
    「如初……对不起……」
    都怪他无能,是他害如仙般的如初被人玷辱。可是如初一句责怪他的话都没有说,只是解开了他身上的绳子,为他包扎了腿上的伤口。
    「如初……」抱住如初,他没出息地哭了。
    「回去了。」
    如初背起了他,不在乎自己也是一身的伤。
    「如初,我没用,我连累了你……你不要管我了……」
    如初没有放下他,而是更牢地托住他,路过还剩一口气的邬不犹时,如初问:「解药呢?」
    邬不犹的眼里哪里还有半点张狂,只剩下恐惧,他摇了摇头:「没、没有解药,不要杀……」
    血水喷了出来,如初划开了邬不犹的喉咙。
    邬不犹痛苦地挣扎了一会儿,就不甘地咽气了。
    「如初……不要管我了……」只会拖累如初的他不如死了。
    如初仍是那句:「回去了。」然后烧了那间令他不堪的屋子,把他背回了栖风门。
    画面一页页地在眼前混乱地出现,当邬夜雷睁开眼时,他一时分不清自己是在哪里。眼前出现了母后的脸,然后他听到对方焦急地问:「夜儿,好些了吗?醒醒,是母后。」
    母后?还沉浸在回忆里的邬夜雷又闭上眼睛,他脑袋里乱极了,十年中忘却的记忆一古脑地全部冲了进来。
    「太医,你快瞧瞧夜儿他是怎么了?」
    「回太后,王爷并无大碍,只要醒来就好了。」
    「那他怎么会晕倒呢?」
    「这……」
    邬夜雷从被子里伸出手揉揉额角,灵太后见状马上放低声音:「夜儿,你哪里不舒服?」
    睁开眼睛,看清了这是自己的床,邬夜雷向床边望了望。
    灵太后立刻明白地扭头喊道:「王爷醒了,去找卓少爷。」
    「母后,我怎么了?」
    「你晕倒了,如初把你背了回来。」
    「又是如初背的啊……」
    说了句灵太后听不懂的话,邬夜雷撑着身子坐了起来,想到了什么,他抬头问:「母后,您没事吧。」
    灵太后的眼眶顿时湿润了,后怕地说:「没事,母后没事,多亏了如初。他写信让你师父和师兄进宫保护母后,他们没有得逞。小天出宫搬了救兵来,咱们都得救了。」
    正说着,卓如初进来了,灵太后起身让出床边的位置,示意众人退下,她也退下了。她知道,儿子现在一定有很多话要对这个人说。
    卓如初刚在床边坐下,就被人扯了过去,按住邬夜雷要解他襟扣的手,他蹙眉,以为邬夜雷又不分场合的发情了。
    「如初,让我看看你的伤。」
    卓如初展眉,拉下邬夜雷的手:「我没受伤。你怎么回事?我杀了那两人一回头就见你晕倒在地上。」紧接着,他的嘴被人吻住了。
    急切地索取卓如初的甘甜,邬夜雷用尽全力抱紧卓如初。当两人的气息都不稳后,他才放开,抵着卓如初的额头哑声说:「如初,我回来了。」
    卓如初眨了下眼睛,有点胡涂,接着他就听见对方说:「我想起来了。」
    卓如初的身子微微一震,气息瞬间平静了下来。
    握住卓如初的白发,邬夜雷的眼里有了泪:「如初,对不起……我该死,我、忘了你,忘了……」
    一只手捂住了他的嘴,卓如初淡淡地说:「你没有什么对不起我的。」
    「如初……」邬夜雷自责的泪迟了近八年。
    这个时候,卓如初也不知该说些什么。他压根就没想过邬夜雷会想起来,而且在心底,他也不希望这人想起来。
    现在说什么都晚了,邬夜雷抱紧卓如初低声痛哭。他怎么能!怎么能忘了如初!怎么能忘了仇恨!
    卓如初一动不动地任邬夜雷抱着,许久后,他开口:「邬不犹没有得逞,你无需自责。」
    摸着卓如初脸颊上留下的鞭痕,邬夜雷只是摇头。
    他让他最爱的人被人玷污,哪怕没有得逞,他也该死,更别说这人为他过毒后受的痛苦折磨了。
    过了很久,邬夜雷才停止了哭泣,抬起头说:「如初,等解决了这一切,我们回栖风门吧。」
    卓如初看着他,没有回答。
    邬夜雷把卓如初脸旁雪白的碎发别到他的耳后,说:「以前,我的心愿是和你在栖风门白头到老,过只羡鸳鸯不羡仙的日子,现在,也同样是。你先回栖风门,解决了京城的事,我就去找你。这一回,我要永绝后患,我不想你看到我使出的那些手段。我答应你,不滥杀无辜。」
    卓如初凝视了邬夜雷半晌,然后道:「我明天就走。」
    邬夜雷在卓如初的唇上印了一个吻:「如初,我爱你,等我。」
    回到栖风门后的卓如初从山顶搬回了他以前和邬夜雷的住处,仍是每天醉心于练武,对山下的事不闻不问,对邬夜雷会做些什么也不好奇。
    那两名杀手一死,邬莫吉和邬三友就注定了失败,接着小天带来了救兵,这场称得上是闹剧的宫廷政变就这样结束了。
    没有卓如初在身边的邬夜雷又化成了魔王,邬三友被斩杀于闹市,勤王府内流放的流放、充军的充军、砍头的砍头。
    邬夜雷没有杀邬莫吉,只是把他软禁在了深宫,身边的人全部换成了邬夜雷的手下,就连邬莫吉的嫔妃们也被邬夜雷送出了宫外,邬莫吉成了真正的孤家寡人。
    一个月后,邬莫吉「下旨」封自己唯一的儿子年仅四岁的邬常昊为太子。又一个月后,邬莫吉再次「下旨」,退位于太子,封邬夜雷为摄政王,辅佐太子。
    所有人都心知肚明,这是霆王对皇上的报复。
    四月初,邬莫吉病死在宫中,他死后,邬夜雷把他草草的葬在了皇陵,全无一个昔日帝王该有的排场。
    朝中的官员又换了一拨,这次,邬夜雷换上的是一批百姓们爱戴的官员,他还从中挑选出四名大臣共同辅佐年幼的皇上,由百官监督。
    六月,京城又恢复了以往的宁静,除了龙椅上的那个人换了一个之外,似乎没有任何的不同。
    去年的这个时候,一人来到了邬夜雷的身边;而今年的这个时候,邬夜雷离开了京城。
    从今往后,京城再没有霆王府,要见霆王请去栖风门,不过除非天要塌了,否则,任何人不得去打扰他。
    六月的栖风门仍是凉爽如春,一道白色的身影正在林中专心地练剑。明显的脚步声从不远处传来,落叶被踩得清脆。
    那人挥出的招式停下,微喘地转身。
    一人笑着走到他跟前,握住他的手:「如初,我回来了。」
    「……」
    「我把霆王府搬到了栖风门,你不会怪我吧?」
    卓如初蹙眉,身子被对方揽进了怀里。
    「如初,等你我百年之后,我们就葬在这里如何?」
    「……」
    「如初,你娶我吧。」吻落下。
    一柄剑掉在了落叶上,一双垂着的手缓缓抬起,抱住了这个对他纠缠不放的人。
    狼,一生只会爱一只狼;有的人,一生也只会爱一个人,无论,他是否记得。
    全文完